金沙网站> 南方plus>粤读

原着党: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如何神还原马亲王笔下的盛唐?

2019-08-05 10:12 来源:金沙网站 曼卿 黄楚旋

  改编自新生代着名作家马伯庸的同名历史刑侦小说,国产电视剧《长安十二时辰》自播放以来,豆瓣评分高达8.6,让人不由眼前一亮。

  当酷爱“掉书袋”的马伯庸写起他擅长的悬疑推理式题材,书中的“历史梗”都显得精妙而真实,一波三折的情节与出彩的叙述技巧,配合演员出色的演绎、精美的影视制作、严谨的背景考证,不仅神还原了原作的细节,更通过神还原历史的真实,让观众亲眼目睹主人公是如何驰骋在盛世长安中拯救万民。

  这部剧讲述了由雷佳音饰演的张小敬被从死牢里“借”出来,要在十二个时辰之内,与易烊千玺饰演的李必一起抓住企图火烧长安的犯罪团伙。

  用文字描述一段故事,需要细致入微的词汇刻画与行云流水的叙述逻辑,让读者凭借想象力在脑海中构建出千人千面的场景。在小说原文描述的长安城,是这样的:

  而在剧版的开篇直接由一个唯美的长镜头将我们带入繁华的大唐,镜头扫过上元节的灯笼,朱楼歌姬和比肩继踵的行人、小商贩,故事的宏大与微末都藏在这精致的画面里。

  这样的长安城,是你想象中的样子吗?

  曹盾导演曾经是多部知名影视剧的摄影,在成为导演之前多年的影视剧摄影摄像经历,让他对画面构图有着相当深厚的功底。

  画面配色采用了偏青橙色调,给人一种“纸醉金迷长安城,如梦初醒大荒凉”的感觉,将宏大叙事下的紧张剧情做到了极致。

  对于两名主角,书中这样刻画他们的初次登场:

  改编后的主角则经过了轻微的人设更改,也立足于合理故事线、真实人物性格的基础上。

  剧中多次运用突出人物对立冲突的景深镜头,为推动剧情及刻画人物心理起了非常好的表现效果,高级而内敛。大量使用了侧光、逆光、背光镜头,通过光影明暗来衬托人物之间的紧张气氛。

  剧中所用道具,也都一一对应小说文本所述,在李必供职的“靖安司”内,摆有长安城沙盘和漏水钟:

  即便是描述得纤毫入微的道具,在剧中也“甘当配角”,让人忍不住按下暂停仔细欣赏。众多颇具匠心的道具堆叠,大大提升了观看体验。

  除了堪比电影的画面质感与精美考究的服化道,历史题材剧作的改编更重要的一点还是精益求精的历史细节还原。

  张小敬对李必说:“我所犯之罪乃十恶之九,是不义罪。”

  《唐律疏议》开篇第一卷《名例》中,就开宗明义指出,“五刑之中,十恶尤切,亏损名教,毁裂冠冕,特标篇首,以为明诫”。

  有个成语叫做“十恶不赦”,便是从这里来的。张小敬所犯的“不义罪”,一般就是地位较低的人谋杀地位较高的人,例如下级谋杀上级,张小敬入狱前担任“不良帅”,即主管长安县刑事侦缉的长官,也就是说他大概是杀害了县尉这样的官员才导致入狱。

  在小说里,却是由给张小敬泼冰水的檀棋说出其罪名:

  在剧中,张小敬也提到“刑部和大理寺已定了斩刑,永无赦”。这也十分符合历史,因为在唐代的司法机关为大理寺、刑部、御史台。

  张小敬是在长安犯案,且为“十恶”之罪,按照规定应该先由大理寺审理,判处死刑后将案卷移送刑部复核,最后奏报皇帝批准。

  故而确实是“刑部和大理寺已定了斩刑”,而不是像某些古装剧那样草率地以“大理寺”或者“刑部”判刑糊弄过去。

  一部优秀的历史改编剧,不仅需要华丽的服化道外壳包裹,更需要实打实的硬核历史细节,才支撑得起创作者的巧思,运用中国丰富的传统艺术素材,编写出容纳现代正义价值的虚构故事。

  【来源】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+客户端 南方号~文体~日报文体部自营号~粤读

编辑: 于艳彬

相关新闻
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网站简介- 广告服务- 联系我们- 法律声明- 友情链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金沙网站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0-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

ICP备案号:粤B-20050235